1992年中国深圳股票认购证8·10事件--我的亲身经历

打印

  1992年1月,一种叫做“股票认购证”的新鲜玩意走俏上海滩。

股票认购证,深圳期货课堂

  5月21日,上交所放开了仅有的15只上市股票的价格限制,引发股市暴涨。由于尚无涨停板限制,沪市一日涨了105%。随后,股指连飚两日。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相信:中国股能令人一夜暴富。

  8月10日,深圳。“1992股票认购证”第四次摇号。当时预发认购表500万张,每人凭身份证可购表10张,时称有“百万人争购”,不到半天的时间,抽签表全部售完,人们难以置信。秩序就在人们的质疑中开始混乱,并发生冲突。这天傍晚,数千名没有买到抽签表的股民在深南中路游行,打出反腐败和要求公正的标语,并形成对深圳市政府和人民银行围攻的局面,酿成“8·10事件”。深圳市政府当夜紧急协商,决定增发50万张新股认购兑换表,事态慢慢得到平息。

新股认购抽签表,深圳期货课堂

  “8·10事件”诱发了沪深股市的暴跌 

  在上海股市尚未对外放开,很多人对股市还心存疑虑时,我和我的朋友就率先买了延中实业股票,很快地,上海股市放开,大量的市民入市,在资金的推动下,我们所买的延中实业股票也是一路上涨,几个月后,在每股延中实业比我们的买入价上涨一百多元之后,我又特地赶到上海,将延中实业抛出,这是在股市上赚的第一笔钱,感觉好极了。而且,由此也更加激发了我们无比地关心股市的信息,寻找新的发财的机会。

  此时,我听到了深圳发行股票的消息,最早,应该是我弟弟告知我的这个消息(虽然后来报纸上也刊登了这个消息),因为他大学毕业后,就在深圳的一家全国知名、经营海内外贸易的大公司所属的深圳分公司工作,他已经在深圳工作了好几年,并且在那边成了家,有一套公司分给他们夫妻居住的房子。在91年,深圳就发行过一次股票,那时候就需要凭身份证摇号,但我弟弟那时候没想起来去搜集一些身份证来,结果仅凭他们夫妻两人的身份证,没能摇到配号,而一个他单位聪明的同事,让他的亲戚从外地搞来不少身份证,结果中了好几个签,发了一笔小财。所以,这次既然听说深圳市要进行新一轮的股票发行,就及早地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我。

  由于上海股市开放后,股票节节上涨,加上报刊上一些报道,在92年的下半年,已经有了更多的人知道买股票可以赚钱发财了,所以,深圳股市将要发行新股的消息,通过深圳的亲友,或者通过报纸,已经迅速地传遍了全国各地了,这样,也就造成了后来的深圳在8月10号发行当日,因为来了太多的外地人,给发行股票造成了巨大压力,再加上组织不力,发行中有走后门现象,最后导致买不到股票认购证的外地人,在当日晚间开始冲砸大街上的一些商店,损坏了一些玻璃橱窗,造成了当时闻名全国的8.10事件。

  上面是背景,还是说说我自己如何到深圳买股票吧。既然深圳又开始发行股票,对我们这些内地的穷工人来说,确实是一个发财的机会,没什么可犹豫的,我就开始了准备。首先,到深圳需要一个边防通行证,需要单位开介绍信,也需要假期,这样才能有时间到深圳。好在我所供职的这家纺织品贸易公司,上半年的任务已经完成,单位经理可能自己也想休息,宣布放一个月高温假。这真是太好了,要知道,当时是一个限制严格的时代,如果没正当的理由请长假,自己偷偷跑去,被单位算作旷工的话,那么,轻则扣工资,重则有可能开除的。现在既然正好有单位放假这个机会,那我就正好名正言顺地可以到深圳了。介绍信开好后到公安局,大概等了十天,才将边防通行证办了下来,不像今天办这个证是很简单的事情。

  第二件事情就是搜集身份证了,作为我来说,不是市场中专门做证券生意的黄牛,他们神通广大,可以到农村去,用很便宜的价格搜罗一大堆身份证(当年的身份证不像现在这么重要,对农民而言,是可有可无的)。我只能发动我的家庭亲戚,朋友等等,向他们借,说好等到中签摇号之后,就归还他们,这种友情的出借不需要成本,最后,我搜集了30个身份证上路。

  当时的深圳可能还没有飞机场,当然,即使有,为节约起见,我也只能坐火车,火车到达广州后,必须下车,到另外一个窗口,凭边防证,买到深圳的火车票,好在一切顺利,我是中午到达广州的,随即出站,到了另外一个窗口买了到深圳的火车票,大概一个小时后,我就登上了去深圳的火车,当时到深圳的火车就非常拥挤,可能其中就有不少外地人闻风赶来买股票了。火车上也有查票的,我证件车票齐全,自然没事。我大概是八月二号到的深圳,其后几天,听说广州到深圳的火车是越来越拥挤,全国各地期望买股票发财的人,一起涌到了这一唯一能进入深圳的火车上,以至于火车过度超员,在距离八月十号的最后两天,这趟广州开深圳专列干脆停开了,彻底堵死了后来者想进入深圳买股票的希望。当然,这也有深圳市领导得知有大量的外地人涌入深圳后,为了限制更多人进入深圳而采取的不得已的措施。

  当时的深圳是全国有名的特区,在那里工作的人工资一般来说都是比较高的,当然,这是指有正式单位的人,农民工不在此列。而且深圳市民的组成,也是全国各地想发财,并有一定的文化知识的人,所以深圳人倒不是像上海人那么闭塞,几乎人人都炒股,也都有股票账户,我弟弟也有股票账户。只是,现在的股市已经不像当初那么好炒了,也是有涨有跌,听我弟弟讲,他买的股票已经被套牢了,不过,他也并不放在心上,只是摆在那儿,不太关心。还需要说明一下的是,当时的深圳工资比内地高得多,当时我每月工资才70多元,但我弟弟月工资已经一千多元了,所以,深圳人承受股市涨跌的心理状态,无疑要比内地人强很多。这也是8月10号买股票太拥挤,发生骚乱后,真正的深圳本地人参与不多的原因,因为他们觉得,费那么大的劲,去抢购一份认购表,太不值得了。

  我来到深圳的弟弟家,住宿也不成问题,但很多外地来买股票的人在深圳是没有亲戚的,所以可以想见,那一段时间,深圳的宾馆、旅馆等处都是客满的,以至于人满为患。由于我来的较早,发行股票要等到10号,所以那几天,我也就在深圳的街上转悠,跑的最勤的地方就是深圳的不多的几家证券公司,那时候证券公司非常少,人们为了买卖股票,都是很早就到公司门口排队,从里面一直能够排到外面,形成一个长蛇阵,而交易的行情,也很可能在这个漫长的排队中起了变化,那时候也有了最初的职业炒股人,他们一般是外地的,几个人一伙,互相排队,插队,然后商量买卖什么股票,从中谋利。由于我带的钱是准备买新股中签用的,所以,对深圳股市的行情,我倒是没有参与。

  很快地,8月10日临近,早在前一两天,就有一些本地人在将要发售认购证的银行门口,用一些小板凳、竹篮子等人头的替代品排队,夜里还有专人看守,据说,深圳第一次发行中签表时,这个方法还是比较有效,因为那时候都是本地人,人不多,大家都彬彬有礼,但这一次却是全国各地涌来的各色人等,这个方法就失效了,等到8月10号那一天,人群一拥挤,这些板凳篮子等等早就被踢到了一边。

  8月9日下午,认购大军就开始了行动,各个将要在明天发行股票认购证的银行门口,就有人开始排队,等到晚间,更是人山人海了,好像是在一瞬间,深圳城市的土地上一下子冒出了上百万人,每个银行或证券公司门口都围着密密匝匝的人,虽然有个大概的队形,但后来的人为了冲到前面,就会有意往前挤,将队伍搞乱,而各个银行、证券公司门口维持秩序的保安,则拿着木棒或者竹竿,不断地在人头上挥舞着,维持着秩序,即使这样,依然挡不住为了能够买到认购证,潮水般地涌来涌去的人流。在这个城市,在这个晚上,我终于见识了深圳保安是如何地凶狠,如何地把人不当人,他们举着棍棒,几乎是劈头盖脸地朝人们头上打,有的人真的被打得头破血流,但保安却依然我行我素,而被打的人也确实不敢反抗,当然更不敢追究他的责任了。事后我想了一下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,主要是深圳是外来人口集中的城市,有很多来此打工的农民,他们大部分没见过世面,也没办法维持自身的权益,在深圳打工就是像牛马一样任人驱使,而这些保安也是狗眼看人低,将这些人不当人,所以敢于随意地殴打、驱赶。虽然今天晚上排队的也有不少大城市来的人,但保安采用这种方法管理由来已久,他们当然是不分青红皂白,劈头便打。

保安棒打维持队伍秩序,深圳期货课堂

  不过,在这些排队买股票的人中,确实是集中了全国各地的人,有东北人、上海人、湖南人、广东人,各地的来人操着不同的口音,一起汇集在深圳这片狭小的土地上。而且很多人都是合伙来的,不是单个人。我看到一位东北口音的女子与广东口音的男子吵架,那男子想凭借自己的身强力壮,将那女子挤到后面去,但他没想到,站在对外的一个东北大汉忽然一声吆喝,冲了过来,那广东口音男子才知道原来还有一位护花使者,口气顿时软了下来,也就只好排在后面了。我也挤排在队伍中,可是,大概到晚上十点钟左右,人群中又有人又起哄了,主要是后来的,没能够排在前面的人不甘心排在后面,开始向前冲击,于是,队伍又乱成了一团糟,看到队伍实在没办法排下去,在夜里12点左右,我也只好回到了我弟弟家,准备还是休息一下,第二天再去想办法买这个认购证。

深圳8·10事件,男女排队抱在一起,深圳期货课堂

  第二天一大早,我匆匆吃了点早饭,再次赶到发售股票的地点,这次到了一家看上去排队队伍比较整齐的银行门口,重新排队站了进去。从早上六点开始,一直到上午十点,却依然没有发行的迹象,此时这个场子上的广播喇叭开始广播:“股民同志们,大家好,为了保证发行的秩序,请大家排好队,维持好秩序,等一会儿将发行股票认购证……”应该说,我是第一次在这里听到股民这个称呼,很新鲜,当然,现在这个称呼不稀罕了,但是当时是92年,这个称呼还是很新奇的。于是,我们这些排队者只好顶着八月南国酷热的太阳,继续等下去。此时一些卖矿泉水的小贩,也在趁机涨价,原来一元一瓶的,被加价到十元一瓶卖出,还是供不应求,主要是人们都不敢脱离队伍,因为你一出来,后面的人就不认你了,一个个前心贴着后背,排得紧紧的,都在盼望着银行的铁门早一点打开,让我们能够买上一张认购证。

  需要说明一下的是,当时深圳发行股票是抽签表方式,一张抽签表五十元,一个人排队只能买一张抽签表,一张抽签表可以分配十个号,也就是十张身份证参与摇号,在十个之中摇出一个中签号,所以,当天,你只要排队买到了一张抽签表,那就必然会在以后有一个中签的股票认购证了,就可以认购一千股。当时我的想法是,一股股票赚一元,一千股也就能赚一千元了,而一千元相当于我在内地工作一年的收入,现在只要拼命挤一天,就可以有了一年收入,那还是非常值得的,这还是对我这个有工作的城里人而言,对脸朝黄土背朝天的青年农民来说,这更是一笔天文数字的收入了,所以可想而知,当时如此的人流,拼了命地拥挤,就是为了一个这个高收益啊!当然,有的农民工也不太清楚这个情况,也不敢用自己的资金投资,但雇佣他们的老板却都是聪明人,他们将自己工厂里面雇佣的农民工也组织起来,让他们替他排队领号,老板发工资管饭,那一天,估计全深圳人的工作都停了下来,都参与到这个买股票的行列中来了。

深圳股票认购证排队,深圳期货课堂

  可惜,随着时间的推移,银行的大门却一直没有打开,焦灼的人们慢慢也失去了耐心,队伍骚动起来,在加上一部分没能排在前面的人的起哄,我所排队的地方队伍也乱了起来,尽管维持秩序的保安又挥起了棍子,又向人群中打去,却仍然制止不了混乱的人潮,在这个大的广场上,此刻挤满了密密匝匝的人,人群像海浪一样涌动,一会儿朝东,一会儿朝西,身不由己,每个人都被挤得张大了嘴巴,有人忍耐不住,痛苦不堪,发出“啊、啊”的喘气声。即使如此,很多人仍然不愿意退出自己的队伍……可以说,在遭到政治说教几十年的中国人,在今天深圳的这块土地上,终于彻底爆发出对金钱的欲望,而这欲望一旦被点燃,引发的能量真是惊人。

  我看到这个样子实在也不可能买到认购证,挤得太难受,加上怕挨棍棒,也只能知难而退,退出来观望了。因为不死心,就又到别家发行地点走走,都是乱成一团糟,股票抽签表根本发行不出来。晚上只能无功而返地回到弟弟家,弟弟和弟媳早已在家了,他们说,早晨也曾经去到附近的一家发售点去看了一下,想买抽签表的,但看到如此混乱拥挤的局面,就早早地退出来,重新到单位上班了。而且他们这家公司的职员,基本也都是知难而退,没人傻傻地排队,希望能买到这个股票抽签表。我想,这也可以理解,毕竟他们的月工资是在千元左右的,都是高薪阶层,相对于我们这些内地穷人,通过股票赚钱的欲望比我们差很多,他们的心理是:有机会,能买到抽签表,能当然买,既然买不到,也就算了。但我们这些从外地赶来人,无疑对一千多元的盈利看得很重,加上千里迢迢赶到深圳,还有路费、时间等等机会成本,所以排起队来,当然奋不顾身啦!当时深圳抽签表发放,确实还有很多走后门现象,银行和证券公司内部,都有通过关系买到抽签表的,虽然外面的大门不发售,居然有银行通过后面的小窗口,通知一些自己的亲朋好友来购买,我弟弟所在公司的一个女子,居然通过熟人,一天之内买到了三张抽签表,而外面排队排得大汗淋漓的人,被保安的棍棒赶来赶去的人,却依然无缘买到抽签表。

  后来听说,8月10号这一天,除了极少的几个发行点发行了部分抽签表外,绝大部分的发行网点因为秩序太乱,都没有对外发行抽签表,银行或者证券公司的铁门,一直是紧锁着的,让在外面排队等候的人群越来越失望、越来越愤怒。可以想见,有人从前一天晚上就开始排队,一夜无眠,第二天白天在又饥又渴,并且平白无故地、不断地遭到维持秩序保安殴打的情况下,却还是一无所获,再加上知道一些内部关系人士不费吹灰之力就买到了抽签表,其内心的愤怒可想而知。终于,这个愤怒的郁积在晚上爆发了,有人开始用捡到的砖头之类砸大街上的玻璃橱窗,有一辆无人看管的汽车也被人掀翻,点着火燃烧起来,街上聚集着一群群未能买到抽签表的外地人,个个都在愤怒地议论,甚至破口大骂,当天夜里,好像也没有警察出现,深圳市此刻好像是处于一种无序的混乱状态,这就是当年震惊全国的8.10事件。

  为了应对这一紧急情况,为了平息外地股民的愤怒情绪,当时的深圳市领导经过紧急磋商,可能也请示了中央吧,决定在原定计划发行50万张抽签表的情况下,再增发50万张,让每一个按秩序排队的人都能买到。这一消息,在8月11日凌晨,就通过广播、通过报纸、通过电视向所有在深圳的人发布了。加上此时深圳市也派了更多的警力,并且采取让每个排队的人蹲下来的管理方法(蹲下来的人就不可能像站着的人那样到处乱动,别人插队也不容易),在第二天早晨,重新开始了发售,这一天的秩序无疑比昨天好多了。作为专程为买股票来深圳的我,也就重新找了一个看上去秩序较好的发行点,开始排队,排队的人可真多啊,好像是一直排到当天晚上九点,才轮到我,终于买到了一张绿色的,并印有水印防伪标志的股票抽签表。

  所有的抽签表都在8月11日那天发售完成了,但第二天,仍然有几家银行的门口聚集着大量的人,因为排队的群众经过计算,这几家银行实际向外发售的数量太少,远远达不到上面按计划分配下来的数字,很多人没有买到,所以聚集在这儿不愿散去,希望银行继续发售,但银行发售点的大铁门始终紧闭,这种现象持续了一两天,最后可能也就不了了之了吧。

  买到股票抽签表之后,我的此行目的也就达到,由于新股摇号还需要等一段时间,我就留下十张身份证,让我弟弟到时候替我摇号就可以了。此外,由于我费尽千辛万苦只买到一张抽签表,而当时准备到深圳时,两位曾同去上海买股票的朋友,也托我代购抽签表的,此时,一些抽签表也开始了黑市交易,最早一张抽签表的价格被炒高到三千元,后来因为并不是马上抽签,而是分成了好几个时段,有的抽签表需要等一年多才能参与摇号,所以价格也就跌了下来,经过电话与南京这两位朋友联系后,也替他们用1500元一张的价格各买了一张抽签表,然后就回来了。

  几个月后,深圳开始抽签认购,我抽签表中的是深能源(0027),上市后不久抛出,赚了2000多元,两位朋友,一位是中签了上海石化(600688),好像没能赚到多少钱(因为当时深圳增发了50万张抽签表,深圳股票不够发,所以将上海石化也调到深圳发行了),还有一位朋友是中了一年多后上市的深南光(0043),在扣去1500元的认购成本之后,还是赚了2000多元,应该说,当年在深圳买到抽签表,最终买成上市股票的人,基本上都是赚钱的。

  深圳的8.10事件,可能是中国人第一次对财富金钱欲望的大觉醒,从此,中国的股市就开始深刻地影响着人们的思想和行为方式了。

  后记:

  8·10风波中股票舞弊者经历时4个月清查水落石出:全市11个金融单位共设300个发售点,有10个单位共95个发售点受到群众举报;从2900多件(次)群众投诉中筛选出重点线索62件,涉及金融、监察、工商、公安等5个系统20个单位75人,其中处级以上干部22人。到12月10日止,已清查出内部截留私买的抽签表达105399张,涉及金融系统干部、职工4180人。其中,金融系统内部职工私买近6.5万张,执勤、监管人员私买2万多张,给关系户购买近2万张。群众投诉的62条重点线索现已核查57件68人,属实和部分属实的38件,涉及43人。其中,处级干部11人,科级干部22人,一般干部职工10人;党员23人;属金融系统30人,工商系统8人,公安系统4人,企业单位1人。最后被公开处理的“罪大恶极”的9人,其中7人是单位或部门的负责人。某证券部副经理截留一箱(5000张)抽签表私分,已开除公职。

中信建投期货深圳营业部第三届期货实盘大赛 火热进行中。

点击操盘手信息中心查看最新比赛排名情况 。

所有期货公司账户均可以报名参赛,欢迎您来参加,点击或扫描以下二维码联系在线客服报名:

期货课堂在线客服



Processed in 0.041573 Second , 10 querys.